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土鸡蛋来历不明?可能是垃圾蛋!

美食首页 北京青年报 2016年06月29日 12:19 A-A+

原标题:

   原生态、家庭散养、走地鸡、土鸡蛋……这或许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美食,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

  我一直都是食品工业的支持者,原因很简单,在当前中国诚信缺失、环境状况恶化、“小、散、乱”暂时难以改变的局面下,有一定规模的食品企业是消费者最好的安全屏障。

  养鸡的地方很重要

  以散养土鸡蛋为例,你怎么知道鸡的养殖环境是山清水秀的人间仙境,还是垃圾遍地污水横流的城乡结合部,或者农药瓶随意丢弃的田间地头?

  最近国内外三家相关社会机构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佐证了这一点。

  报告中,采自深圳、广州、武汉、北海、齐齐哈尔、资阳的散养鸡蛋都检出了二恶英(一种致癌物),含量普遍超欧盟标准2-3倍,而采自超市的鸡蛋,二恶英含量远远低于欧盟的限量值。这其中的区别在于,这些散养蛋全部采集于化工厂、冶炼厂、垃圾焚烧厂附近,超市鸡蛋则采自一家大型禽蛋企业。所以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支持食品工业了吧?

  有人会问,那是不是土鸡蛋就不能吃了?也不是,本文提到的只是个案。

  如果你买的是能进大超市、能大批量供货的土鸡蛋,一般也是规模化生产,质量还靠谱。但如果你买的是零零碎碎收上来的来源不明的土鸡蛋,那就自求多福吧。

  至于说网上卖的土鸡蛋,良莠不齐,你别太迷信,有图未必有真相。

  下面主要说说这次调查报告里的另一个主角——二恶英。

  鸡蛋里为什么会有二恶英

  二恶英并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一大堆物质的总称,目前大约有400多种,其中有20多种对人体有明显毒性,被称为“世纪之毒”。

  二恶英主要的来源包括垃圾焚烧、金属冶炼、氯化工等,它很容易扩散,目前世界各地都有它的踪迹。

  二恶英的毒性主要体现在致癌、致畸、致突变,它在体内会被脂肪组织吸收,长期存留在体内。它已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评定为1类致癌物。

  人体摄入二恶英主要是通过动物性食品,其次是来自土壤、水和皮肤暴露,来自空气吸入的二恶英很少。

  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著名的二恶英事件。

  1965-1970年,美军入侵越南,陷入丛林战的泥沼,于是他们用药剂杀灭植被。这种药剂被称为橙剂,含有大量二恶英,导致当地出现大量出生畸形。生产这种药剂的企业直到今天依然背负骂名,它就是孟山都。

  1999年,比利时监管部门发现禽肉及鸡蛋受到二恶英污染,随后事件波及整个欧洲的动物产品,调查结果是饲料企业违法添加了受二恶英污染的机油。该事件给比利时带来上百亿欧元的损失,直接导致其内阁倒台。

  2004年,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被间谍用二恶英投毒,导致氯痤疮并毁容。

  2010年,德国动物性食品受到二恶英污染,原因是一家饲料企业使用了受污染的工业脂肪酸。该事件重创德国禽蛋和猪肉贸易,事件期间每周损失上亿欧元。

  你一定注意到了,国外二恶英污染也常涉及鸡蛋,这是因为鸡蛋是二恶英最容易污染的食品之一,所以鸡蛋可以说是观测二恶英污染的“哨兵”。

  食品里的二恶英可怕吗

  不过,鸡蛋只是一日三餐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咱们从各种食品中一共吃了多少二恶英或其他持久性有机污染物?遗憾的是,这个问题很难准确回答,因为相关研究还很不充分。

  检测费用是其中一个障碍,测定一个二恶英样品动辄几千甚至上万,一般人还真玩不起。

  中科院环境生态研究中心曾对浙江典型电子垃圾拆解区进行过研究。数据表明,当地人摄入的各种持久有机污染物(包括二恶英)有接近一半来自米饭。其癌症发病概率估计为万分之3.8,而正常地区的概率是1.5左右。

  必须意识到的是,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你生活的环境不可能比电子垃圾拆解区更危险,因此总体风险相对并不大。

  二恶英治理不能掉以轻心

  从表面上看,中国的二恶英污染和发达国家相比并不高,但并不能掉以轻心。

  尽管中国已经签署控制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相关政策、措施、路线图也出了不少,但不少研究数据都表明二恶英排放大有赶英超美的趋势。

  作为一种已经遍布全球的致癌物,从风险管理的角度考虑,一般采取“ALARA”原则,也就是“合理可行的前提下尽可能低”。

  二恶英主要是伴随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产生,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和二恶英控制之间的矛盾是需要仔细拿捏的。

  其实说白了就是得花钱,比如二恶英在1200-1500度焚烧炉中可以被破坏,但国内很多焚烧厂只有800度,别小看这几百度,建设成本会成倍增加。

  至于那些800度的焚烧炉怎么达到目前严格的二恶英排放标准的,只能让环保部门来回答了。

  类似的,像金属冶炼、热力发电等行业也不是没有环保标准,但很多地方为了经济利益,对环保指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常事。

  南开大学的研究人员曾在2011年对深圳拟新建的垃圾焚烧厂进行评估,结论是其释放的低浓度二恶英不会导致附近人群的健康损害,这说明垃圾焚烧是可以真的做到无害化的。

  不过据说这个厂是按欧盟的标准建设,但是不是每个城市都愿意掏这个钱呢?

  在我看来,二恶英、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也好,雾霾、PM2.5也罢,这都是发展病,要靠发展解决。

  我记得有位专家说过,“过去一百多年间,各种各样的有毒有害质,铅、砷、汞、二恶英等等这些物质都是几十倍、上百倍在增加,但人的寿命在过去一百多年中增加了一倍。”

  这也许就是人类社会有趣之处,我们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奋勇前进,却不知很多难题其实是我们自己出的。

  图片制作/姜楠 文/食品专家钟凯

相关阅读 二恶英 | 土鸡蛋
我要纠错编辑:耿敏 责任编辑:
  • 国内
  • 出境
  • 视频
  • 美食
  • 图片
  • 远方的家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23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