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人类在缅怀鳗鱼饭,这让长江刀鱼非常忿忿不平了

美食首页 来源:企鹅吃喝指南 2018年03月22日 10:00 A-A+

原标题:

  1973年的春季,渔汛一至,长江渔民如期出江撒网。彼时,江里的鱼还有很多,网眼细密,大鱼小鱼都无所遁逃,一拉上来就是满船鳞光闪闪。

  那一年,整个长江中下游,总计捕获3945吨刀鱼,创下产量新记录。

  在人类的语境中,这意味着“丰收”,刀鱼价贱,有些渔民甚至拿来喂猫。但与此同时,江中幸存的刀鱼群,正挤成一团瑟瑟发抖,自知即将大难临头。

  * * *

  2018年初,日本鳗鲡濒临灭绝的消息传来,中国网民在为“要不要去吃最后一口鳗鱼饭”进行激烈辩论时,刀鱼却在长江口打了个寒颤,感应到某种唇亡齿寒的悲伤

  日本鳗鲡的濒危,和它的洄游习性不无关系。它们平时生活在淡水里,每到秋季就游到马里亚纳海域产卵,小鳗鲡第二年又千辛万苦地洄游至河中——为了生小孩跨越数千里,这过程要在人类实验室中复刻,成本显然极其高昂。

  和日本鳗鲡一样,刀鱼也是洄游鱼类,不过习性恰好相反——平日在长江口的浅海里逗逗小鱼吃吃小虾,打打闹闹嬉戏玩耍。每年开春就沿江逆流而上,经过崇明,经过南通,经过江阴,最远的到达洞庭湖,挑选合适的水域结婚生子,再回到海洋。

  正如中国人结婚之前需要攒钱买房一样,刀鱼结婚之前,需要攒脂肪,把自己吃得膘肥体壮。在漫长的洄游过程中,一般不再觅食,靠囤积的脂肪游到合适水域产卵。

  这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过程,在人类吃货眼中却有了别样解读。在他们看来,此时的刀鱼因囤积脂肪而变得更加肥美,因长途游泳锻炼肌肉而变得更富口感,因长江水的洗涤降低了体内盐分,味道更显鲜甜——总而言之,刀鱼为传承香火所做的一切努力,正好也把自己变成一道美味,送到了渔民船边。

  人类甚至以此为依据,把刀鱼分成了三六九等。在海里没来得及洄游的刀鱼,叫作“海刀”,游到湖里的,是“湖刀”,这两者在他们看来都不够美味,唯有拼力游到江阴一段的刀鱼,肌肉已然强健,而脂肪尚未耗尽,骨头也没有变硬,这种“江刀”,才算得上“极品”,价格可以炒到数千元一斤。

  曾有记者跟随渔民出江采访,渔民对着刚捞上来的刀鱼,骄傲地进行了以上科普。那刀鱼原本还在挣扎,听完以后,气得一头撞在船舷上,临死前两腮翕合,吐出一句无声的咒骂:

  册那(上海话中常用的发泄词)

  这么一来,很多刀鱼就不高兴洄游长江了。一是不想辛辛苦苦养膘,到头来把自己养成了盘中餐。二是长江沿岸到处排放污水,又围湖造田,大筑堤坝,刀鱼好不容易选定一处水域产卵,第二年不远千里游回来看看,居然迎面一堵水泥墙。有些鱼承受不住这种打击,嗷的一声就昏过去了,结果又便宜了驾船路过的渔民。

  渐渐地,有些刀鱼就安分待在东海里,成了彻底的海刀。有些溯游到湖泊中产卵后,也不敢再长途迁徙,就留下来做它的湖刀。只有最勇猛精壮的一小群刀鱼,敢于高举江刀的大旗,年年沿着长江溯游而上——但绝大部分,刚到崇明就落入了恢恢渔网。

  长江里的刀鱼,毕竟是越来越少了。

  * * *

  老一辈刀鱼看到这种境况,忍不住想起命运相似的旧日伙伴——鲥鱼

  其实它们也没有在长江里见过鲥鱼。刀鱼活个五年已算长寿,而鲥鱼90年代初就在长江绝迹了。听说人类引进了美国西鲱来养殖,作为鲥鱼的廉价替代品,但毕竟远隔重洋语言不通,刀鱼恐怕也与它们相见不相识。

  陈康侯1927年作《鲥鱼入市》局部

  刀鱼怀念的,是活在祖辈传说里的中国鲥鱼。早在刀鱼身价被炒起来之前,鲥鱼才是长江里真正的贵族,祖传的那种。明清时期,鲥鱼就是高级的皇家贡品,金陵城里还特设“鲥鱼厂”和“冰窖”,将最鲜美的鲥鱼加急送至京城,一路“白日风尘驰驿骑,炎天冰雪护江船”

  当然,这对于鱼来说,不过是身后事。长江鱼儿敬佩鲥鱼,一是因为它长得美,曲线流畅,鳞片柔如银衣,同时腹部又有锯齿状的锐利棱鳞,其它鱼轻易近不得身,自然打造出高傲鱼设。二是因为它性子极刚烈,别说捕捞出水,就算只是被网兜住,都要剧烈挣扎,拼它个鱼死网破。

  同是“长江三鲜”,河豚在这方面就逊色很多。虽然腹部遍布小刺,体内藏有剧毒,但被人捉到了,也只能鼓起肚子虚张声势,然后安静如鸡地任人揉捏。人类捏完夸一声“可爱”,转手就能交给厨师做成刺身。

  刀鱼是看不惯河豚这种作风的。它们的宗旨是,就算不能生如鲥鱼一般高贵,也要死得如鲥鱼一般壮烈。

  据说,曾有怯懦的刀鱼,被捕后没有拼死挣扎壮烈牺牲,还留着一口气,被一名饕客看中,高价买了下来。他回家搬出一个带木盖的大锅,锅里架上鱼盘,滴上绍酒,摆好葱蒜。把刀鱼用钉子钉在锅盖内侧,将其活活蒸熟,脂肥柔嫩的鱼肉纷然落入盘中,木盖上只留一枚多刺的鱼骨。

  消息传回鱼群后,有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刀鱼当场吓破了胆。后来老刀鱼也时常给小鱼们讲述这个故事,培养它们的政治觉悟——被捕后宁可一头撞死,也不能给吃货留下活口。

  养殖的菊黄东方鲀

  但这就给人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河豚好抓也好养,人工养殖如今已经颇具规模。但鲥鱼和刀鱼,都娇贵又刚烈,尤其是鲥鱼,池子小了要撞死,受到惊吓要撞死,外头下个雷阵雨,第二天早上妥妥一池子翻白肚的死鱼。

  好在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深谙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的道理,在鲥鱼还是小鱼苗的阶段,就锻炼它们的耐受能力,时不时拍击水面,让鲥鱼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声响。

  人类又从“狼来了”故事中获取灵感,每月下池像遛狗一样“遛鱼”,用渔网把它们慢慢赶到一起再放开,鲥鱼对渔网的恐惧感就渐渐淡化,某一天真要收网捞鱼了,它们也都浑然不觉,安静如鸡。

  写到这里我突然失去了叙述的欲望,总之结局就是鲥鱼和刀鱼的人工养殖都已获得成功,味道据说能还原野生的90%甚至更高。吃货和商家皆大欢喜,不必在意鲥鱼的鱼设在驯养后崩了多少,也无需追究长江里还余几条性情刚烈的刀鱼。

  张大壮1973年作《刀鱼丰收》

  也许人类真的已经到达造物主的高度,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拦河筑坝围湖造田,把“长江三鲜”推向绝境又成功驯养,经济发展与口腹之欲两不耽误,顺便让炒作野生江鲜的鱼贩子大赚一笔,也许社会运转规律就是如此,没有什么值得矫情,但在某个多雨的夜晚,我总忍不住去想象1973年的春天——

  那时蓝天尚且透明,春风尚且澄净,江水正滟滟横波,渔民正拉起一网鱼儿,水花四溅鳞光闪闪,在夕阳里洒下满船温柔的碎银。

  (本文为虚构故事。)

相关阅读 张大壮 | 鳗鱼饭
我要纠错编辑:沈洁 责任编辑:
  • 国内
  • 出境
  • 视频
  • 美食
  • 图片
  • 远方的家
860010-1123010100
1 1 1